乐橙电游app,爱上街CEO朱明敏:我们也是“鼎家事件”受害者

乐橙电游app,爱上街CEO朱明敏:我们也是“鼎家事件”受害者

乐橙电游app,爱上街昨日(8月27日)就“鼎家事件”召开了媒体沟通会,宣布将于8月29日起依次联系受害租客处理分期解除手续,予以全面解除账单。

爱上街租房分期业务从2017年11月开始规划,2018年4月该业务下线,最后一个用户审核通过的事件为2018年4月18日,但租客和爱上街签署的借款协议还未到期,大部分租客处于服务状态。这意味着鼎家爆仓事件发生后,租客将要面临要向房东和爱上街交两份房租的困境。

爱上街CEO朱明敏昨日就与用户之间的矛盾、风控、自身的盈利模式等问题接受了界面记者的采访。

  用户是否知情借贷关系

记者:用户表示并不知情自己签的是贷款的协议,平台方业务人员也没有明确告知他们

朱明敏:我们也发现一部分业务员为了自己的业绩对消费者说这是一个交租金的平台、是个工具,这属于在鼎家业务人员在操作过程中可能存在误导行为。

但用户本身不知道这件事是不太可能的,比如常规付租是押一付三,那你为什么能押一付一呢,这是一个逻辑。另外,其实我们APP本身要对用户做一个严格的风控审核,包括人脸识别,身份证绑定 银行卡和芝麻信用分等等一系列的风控行为,但用户可能想的比较简单,除了人脸识别用户自己参与于外,就都让业务人员自己操作了。

后续账单产生,到期的前两天,我们就会提醒用户“你有一个账单即将到期请及时偿还,以免逾期产生手续费”,那这个提醒难道用户都会视而不见吗?另外账单的呈现方面,比如已还多少,总贷款多少等,其实这些都有显示的,也不能说完全看不到。

现在因为出了问题,(用户不承认贷款)我认为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他们现在面临着无家可住的情况,并且未来可能要承担两份房租的可能性,我们也一直在探讨怎么处理,所以出于用户关怀和人道主义精神,我去做了这个事情(解除账单),我去代用户向鼎家追讨债务问题,但这个本身不是我的义务,也不是我的责任。

记者:有用户反映你们后续没有向他们核实是否确定需要贷款这件事,而是直接把12个月的钱分三次给了鼎家,是否是这样呢?

朱明敏:风控审核流程、订单审核流程,包括我们结束之后的电话回访我都是建立流程的。我们平台都有完整电话核实,这个录音我也是可以提供的。既然我们做了这个业务,一定会在整个流程层面和法务层面去屏蔽平台出风险的可能,所以这个我不认为是我存在的问题,我该通知、该提醒、该展示的,我都去做了。

那鼎家这方的资金流向,你没办法去核实,除非你有指定钱款打到指定账户那才有可能,但是现在行业内还没有这样去做的情况下,你会比较难往后去深究每笔钱的使用。现在金融租赁这块爆发出来的大部分的问题就是,到底资金用在哪里,怎么使用监管,我觉得后续行业内的监管部门会有出台一些方式。

记者:所以你觉得因为业务员和用户沟通得不清楚,所以用户把责任归于爱上街和鼎家吗?

朱明敏:是的,是业务员的教育没做好,界面在之前对魏永锋也有过报道,他也提到了公司经营,内部管控上面的问题,存在腐败等问题,所以有时候问题在于内部规范性的问题。

责任不在我们

记者:你认为爱上街在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朱明敏:用户不还款,其实对平台来说我也要受到牵连,我也很尴尬的一点就是,鼎家合作了那么多平台,为什么只提了我们一家,把我们整个处于大家都关注的角度。

任何责任都是多方面的问题,这也不是我们能承担的起这个责任的,我们也声明我们的立场,承担责任不是我们的义务,这件事情的解决完全是出于我们对用户的人道主义关怀出发的,基于这点我们去做的这个事情(出解除账单声明)。不是说我们想去承担这个责任,而是我们确确实实不希望我们的用户面临后面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我去做了这个事。

记者:事件爆发后,怎么处理公示进度的问题

朱明敏:其实我觉得我们是无愧的,在爆发的时候我们业务端负责人已经组建了微信群,不断的和用户沟通,同时也不断和鼎家了解情况。有人问我们之前知不知道,这个我是不知道的,我们是事件出来后,得知有部分用户有问题后我们才知道。但是因为无论是和鼎家方面也好,还是和鼎家说的接盘的第三方也好都在沟通,但是由于没有出结论,所以我们并没有做太多公示。但直到上周五,鼎家爆仓消息经过媒体传出来,我们就专门发了公告,然后周六召开了客户代表讨论,周末也和高层以及业务端负责人负责人召开了会议。

  用户有需求

记者:像刚才提到的押一付一的方式是否是行业普遍存在的?

朱明敏:我们其实总共在杭州尝试就是4家公寓,那么确实会用这种方式。因为这是用户需求和用户痛点,能解决用户需求。对于刚进入到社会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我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如我房租高,大部分的白领可能都是月光的,那怎么去付房租?所以用户是存在痛点的,有需求。

记者: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鼎家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那他还是会采用押一付一的方式?

朱明敏:从我的理解是还会,如果没出现就是依旧以这种方式,只不过我4月已经停止了,他无非是换一家合作方接手。

记者:那为什么你们在今年4月退出了这个市场?

朱明敏:我们和长租公寓合作最重要的是引流、导流,用户流量是我的核心,希望用户同时能在我们商城消费购物,这是我们的逻辑。但是后来发现这个用户体量毕竟小,我这边1200万用户,鼎家这边也就200多个用户,我如果要靠这种方式去获得线上电商一些交易规模的话太难了。而且这里面涉及到一个特别重的运营模式, 就是我要现有用户都满足,就要在我的每个地区设置有门店和业务员,要一一去每个城市拓展,这就最后会导致不再是我的获客方式了,而是成为我另外的重点。而我又不希望把我的重心重新迁移掉,所以在获客层面没有带来很大帮助的情况下,我就选择放弃了这块业务。

盈利模式

记者:用户的利息怎么算?

朱明敏:这个业务我们从去年开始尝试,其实这个就是尝试性质的,体现在用户层面没有收取任何的手续费和利息,用户还1k5,你也还我1k5就可以,我正处于市场进入期,所以没有收取任何的相关费用的。

记者:其他的贷款平台的利息如何计算?

朱明敏:据我所知其实这块也不是特别高。这个市场是个白热化的市场,竞争激烈意味着就是整个成本不会太高,所以不太会有高息的情况出现,这个逻辑还是讲得通的,如果这里面不是鼎家出问题的话,用户风控层面还是可以去做到的。这行业门槛低,竞争激烈,对用户的成本也会降低,对用户也是好事情。

记者:面向C端不收钱,那长租公寓端有什么可以盈利的点吗?

朱明敏:其实长租公寓这块我们有个费用,就是年化7个点的费用,象征性的收取服务费。

记者:年化7%的收费可以覆盖掉你们的运营成本吗?

朱明敏:不行的,我们前期就是尝试探索阶段,亏钱没问题,但是后面我们发现和平台整个业务是相背离的。因为这个涉及到线下很多东西,比如业务人员的风控等,我们起步于线上,所以对线下的东西不是特别擅长,另外一方面我要铺往全国的话我会比较累,要各地都有业务员,那可能不是我现在250人能解决的,可能要上千人去谈,这不是我想要的快速发展的路线,这是本质问题,也是当时我砍掉这条线的原因。

资金流向不可控

记者:爱上街和鼎家的资金往来是怎样的?发放的贷款数量多少

朱明敏:发放贷款规模是180多万还未收回。这个业务模式和中介存在的业务模式是相关联的,中介存在的点是把房东的房源收过来,好像是自己的房源,再把这部分房源介绍给租客,那这部分租客如果要直接和房东签的话是压一付三,那中介现在持有这部分房源的时候,租客就向中介去支付这个租金,所以资金一定是在中介公司这边的,不仅仅是鼎家,而是所有的中介公司都是一样的,我们的资金也是按照业内常规的做法在这里,房东这是后层,和中介公司合作方式的问题了。

记者:在用户端你们有风控,那么在长租公寓企业端,你们怎么保证资金流向是可控的?

朱明敏:我们会去看他每个月的财务报表、流水情况,包括高管人员的整个资质资历问题,人员变动问题,这块我们都会去看。4月以后我们这块业务暂停没有新增了,但在之前我们对这块都会做风控。但是在企业资金流转层面的话,我们是做不到,没条件去做到资金一条线的管控,到底企业拿了资金是去付工资还是拓展市场还是支付房东,这块我们都没法说一一真实的探到。我认为这个问题不是在金融公司出现问题后才会出现,其实在很多情况下都会出现。

记者:这个行业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朱明敏:我觉得是资金的流向问题,这里不是说我们一方能推进的,需要多方共同协助。

博天堂网站